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我爱吾师 | 白首之心的邓文英老师

 

文/ 李建勋 (2017级研究生

 

邓文英教授1958年考入“天马舞蹈艺术工作室”,师从新中国舞蹈奠基人吴晓邦先生,1963年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留校从事中国民族民间舞的教学工作,1989年参与孙颖教授创建的“中国汉唐古典舞”工作,2000年后退休受聘于北京舞蹈学院古典舞系,继续从事中国汉唐古典舞教学实践与理论研究。在孙颖先生仙逝之后,带领着一届又一届汉唐古典舞研究方向的研究生们,继续完善汉唐古典舞教育事业。

 

 

 

所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现代教育的模式是一位老师教授几十人或上百人,这样的优势在于受众面越来越高效而广泛,但缺点在于老师不可能对每一位学生都做到“传道、授业、解惑”。因此,也许只有在研究生阶段才可以享受到与老师更加深入、全面的了解。

师者,“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对于从事汉唐古典舞事业学习的我而言,最遗憾的想必就是没有见过孙颖先生本人,对于先生的理论与思想更多的只能在先生的文章之中窥探一二,时常心中也具有许多疑惑之处,每当我产生疑惑之时,邓老师都会细心的帮我讲解,时常引用她与孙老师的谈话的这种模式来为我讲解。对于邓老师的教学方法,老师不会直接将答案告诉我而是“悟”的方式为我讲解,在学习上告诫我“修德须忘功名,读书定要深心。”要运用“烹茶听瓶声,炉内识真理”的学习方法使我受益良多。邓老师不仅是学业上的导师更加是人生的导师,时常用我与她做对比的讲解“少年当抑躁心,老年当振惰气。”告诫一个阶段要有一个阶段应该完成和努力的事情。邓老师给我讲到,在她上吴晓邦先生第一节课的时候,吴晓邦先生说跳舞要用“佛手”其寓意是“要有慈悲之心,将幸福撒向人间,把苦难留给自己。”做人应当具有慈悲之心,在完善学业的同时也不能忘记修身的功夫。

 

 

 

每一次去邓老师的家中与老师交流的时候,老师的桌子上总会放着一两本打开的书目,而且邓老师的电脑也总是开着,桌面上或打开着文章或打开着PPT,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得知,原来邓老师现在正在做“吉祥禅舞”,邓老师说:“不管是人生的什么阶段都应该不断的给自己进行充电,学海无涯、学无止境,人不能停止读书与学习,一旦让自己懈怠下来就是一种退步,由于我年轻之时学习了很多种舞蹈形式和一些气动的联系,所以对于肢体的表现有很多经验,同时经过几十年的教学又积累了很多教学经验,这样的一种人生经历让我在性格和身体上都保持着比较开朗的一面,所以我想将这份开心、开朗传递给更多的人,同时也可以借此机会继续让自己‘舞动’起来。”邓老师在这个年近80岁高龄的时候并没有选择像她同龄人一样安享晚年,而是选择了用这样的身体力行,不断地将这种精神传递给每一个学生,这使我不得不时时督促自己,让自己多学习、多看书。

 

同时在邓老师身上还有很多的教学经验和排练经验值得我去学习,在邓老师的家中有一次老师在弄“禅舞”的教材分析,老师问我还有没有地方可以细化的时候,我说是不是应该还要说含胸呢,老师说不需要了,因为,分解到双手先前抱十吐气的时候,自然就含胸了,在以后的教学的时候不应该只是分析动作,应当思考如何以气带形,以神化形。虽然只是小小的一个动作分析,但是可以从中学习到有效的教学经验,并为之受益。

 

这样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奶奶用自己的身体力行体现了“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体现了师贤与弟子的精神与师者之道。

 

文/李建勋(2017级研究生)

 

师者,一个称谓。一种修为。一卷隽永。

 

“莫放春秋佳日去,最难风雨故人来”,她用一生舞蹈事业见证了近百年中国舞蹈教育的宏观走向,她的睿智、善良、无奈、焦虑和欢喜,在点滴中渐次呈现。为中国舞蹈教育事业立境一面,呼喊数声。

 

她是邓文英老师。

 

一位“初见”时,和蔼可亲,举手投足间,又颇具气势的智者。

繁华褪去,时光倒流。记忆似旋转门般,回到那至今使我历久弥新的一日。初次的相见,邓老师精神矍铄、目光柔和睿智,而我心存敬畏,局促不已。在简短的交谈中,老师的一句话,播种下了一颗善的种子,在我心中留下了一份最好的礼物!这是一切的开始。

 

她是邓文英老师。

 

一位“再见”时,宁静平和,温暖无语,正气浩然的师者。

年过古稀却依然选择坚守杏坛,不去追逐浮躁的鲜花和掌声,却赢得了更多人深藏内心的默默尊重。在进入校园与老师不断地交谈过程中,我感受到邓老师身上独有的魅力。她并不说教,像一口宁静的钟表,没有过多且不和谐的声音从它那里发出。被疑问碰到了,它会发出应答,但却是回声,起初我存有疑惑,不明老师为何将我心底的声音重新反馈于我。过后我意识到,在一面没有目的的镜子前,我才能看到“我自己”。这是探索的过程。

 

  她是邓文英老师。

 

一位不追求伟大,不刻意平凡的舞蹈艺术家。

真正的师者会给你无语、永远的课程。邓老师给我的是喜悅、是平和、是宁静,她的瞳孔反射着我的本质,最终我发现了我那和她一样的自己的心的资源。平和教导着平和,喜悦传射着喜悅,宁静显示着宁静。她那存在的品质开启了我。虽未言说,我却得到了启发和教益。这是“无止境”的结局。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师者之风,山高水长”.

这便是邓文英老师,一位亦师亦友、德艺双馨的舞蹈艺术家。

 

此无须言,而胜有声。

                     

 文/贾楠(2018级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