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您目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党团建丨追溯舞蹈信史 传承舞人精神——北京舞蹈学院研究生党总支参观“《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专题展览

 

追溯舞蹈信史 传承舞人精神

2018年10月11日,北京舞蹈学院研究生部党总支组织学生党支部全体研究生党员及2018级研究生全体新生在欧阳吉芮老师的带领下,赴中国文艺家之家展览馆,参观学习了由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办、中国文联舞蹈艺术中心和《舞蹈》杂志社承办的“六轶春秋 甲子风华——《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专题展览。

 

 

在建国69年之际,创刊于1958年的《舞蹈》杂志也迎来了其60周年的历史节点。69年间,中国的舞蹈事业与新中国风雨兼程;60年间,《舞蹈》杂志也与新中国舞蹈始终同在。《舞蹈》在老一辈革命家的关怀下创办,深深地融进历史深处的记忆收藏之地,《舞蹈》在新一代领导人的关注下延续,密密地谱写舞蹈无尽的人与事,历代舞蹈人在中国共产党的关怀和带领下,始终践行着自己作为一名舞蹈工作者的责任与使命。

 

 

在此次参观中,研究生全体新生和研究生全体党员在中国文联舞蹈艺术中心网络信息处副处长孙茜老师的引导和详细讲解下,参观学习了展览展出的“坐标”、“传承”、“流经”、“书写”、“变迁”、“感念”、“痕迹”、“面孔”、“视野”、“瞬间”、“档案”、“汗青”、“同舟”、“记忆”模块。展览内容围绕《舞蹈》杂志从1958年创刊到如今六十载的点点滴滴,对7位主编、60位编辑、8000余位作者在殿堂和文字之间向亿万读者真诚书写的舞蹈历史进行了呈现和感谢。

 

 

在孙茜老师的讲解下,同学们在“坐标”模块中了解了杂志先后策划的大小栏目及其展现出的时代变迁;在“传承”模块中感受到了每一期刊物背后杂志人付出的心血;在“流经”模块里找寻到了一年又一年的赛事、汇演,仿佛看到历史长河中的舞蹈星辰汇聚在眼前;在“书写”模块里细数了俯首躬行的8000余位作者,仿佛看到了他们撒下的汗水与埋下的理想跃出纸面;在“变迁”模块里体悟到了《舞蹈》人面对变迁和变数却永远坚定地初心与胆量;在“感念”模块中窥探到了舞蹈被谱写的无尽的人与事;在“痕迹”模块里感应到了舞蹈前辈们在他们各自的青春中予以后辈们的殷切期望…“档案”模块里珍贵的剧本、历代舞姿图、“瞬间”模块里一个个原生的舞蹈瞬间,都是舞蹈在发展长河中留下的一个个珍贵画面。

 

 

丰富的历史资料和珍贵的图片画面,将一件件生动的舞蹈事件、一位位优秀的舞蹈表演家、理论家、教育家呈现在同学们的面前,拉近了彼此的距离,进行了时空的对谈。相信通过参观此次《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的展览,同学们对《舞蹈》杂志的创刊背后的故事、付出心血的舞蹈工作者都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也必定饱含着对每一位舞蹈前辈深深地感念。

 

 

此次参观使研究生新生和全体研究生党员在深入了解新中国以来舞蹈发展历程和《舞蹈》杂志创刊点滴的同时,也深刻感受到了作为一名舞蹈工作者自身所承担的责任与使命,相信每一位同学都能在接下来的研究生阶段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不断提高自身的专业能力和舞蹈修养,传承舞蹈前辈们的艰苦精神,为中国舞蹈事业的发展奉献出一份自己的力量!

 

 

 

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在《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之际开办展览,为所有舞蹈事业相关人士乃至大众群体提供了一次回顾、了解新中国舞蹈发展历史的窗口,同时以此为鉴,激发当下舞蹈人厚积薄发、超越前人。借此机会,我们有幸跟随《舞蹈》的创刊历史步伐更加形象立体地了解了新中国成立至今舞蹈革命前辈的光辉历程,我被这些舞蹈前辈的卓越成绩所深深吸引,更被其对舞蹈事业前进发展所做出的突出贡献而折服,内心更加坚定“我的人生路就是舞蹈路”的信念,希望自己也能为中国舞蹈事业的发展铺砖添瓦,期盼在未来的周年庆中我的名字也能赫然上列。

邬斌瑶(2018级)

 

六十年,甲子之年,今年正是《舞蹈》杂志创刊的第六十年。一路走来,《舞蹈》杂志走过了跌宕也走过了辉煌,到今天,它已不仅仅是一本杂志,而是一种精神,代表着前人勇于开拓,后人继往开来的传承精神,那样的厚重,那样的绚烂。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位又一位现在的舞蹈名家当初青涩的模样,看到了,舞蹈从一片池水发展成汪洋大海,心中燃起的不仅有自豪,更有责任。看到那些舞蹈家们经历,我更明白,没有谁是一蹴而就的,都是在纯实的训练中与诚恳的感受中与舞蹈对话,因为他们足够真实,足够踏实,更因为他们足够明白自己身上的责任,所以他们找到了自己的使命,成为了舞蹈建设发展的主力军,而我的使命又是什么呢?

朱月(2018级)

 

在《舞蹈》杂志创刊六十周年之际,我们有幸跟随老师前往中国文艺家之家展览馆,参观了《舞蹈》创刊六十周年专题展览。在中国文联舞蹈艺术中心网络信息处副处长孙茜老师的引导和详细讲解下,参观学习了展览展出的“坐标”、“传承”、“流经”、“书写”、“变迁”、等十余个模块模块。细数着《舞蹈》杂志的发展变化,我仿佛看到了舞蹈前辈们踏下的足迹,看到了新中国以来舞蹈生长的点点滴滴。在无数个文字组成的舞蹈信史中,我们看到了舞蹈前辈们的真诚和热忱,感受到了舞蹈发展到如此蓬勃胜景的来之不易。与此同时,我也深感自身所担负的责任与使命。不论是作为一名学生党员,还是作为一名北京舞蹈学院的研究生新生,我都将对自己不断提出新的挑战和更高的要求,保持对舞蹈的热忱,踏实钻研,攀登专业高峰,不辜负舞蹈前辈们的期望和期许。

袁明谦(2018级)

 

生,而为舞蹈人,我感到很自豪。

杂志《舞蹈》60华诞,使我们也有幸能见到将以往用文字描述的舞蹈发展历程以舞蹈自己的方式记录、保留下来。展览上陈列出来的舞蹈界的“老古董”,在当时不仅响应国家政治的发展,更是扎根于人民普及到群众。“坐标、流经、变迁、感念、痕迹”等等这些精准的词汇,字虽少却包容着老艺术家们带给我等后辈的无限可能,无一不见证了舞蹈这门艺术一路走来的历程,为那些瞬间留存住永恒的页面。这些开创者们,是我们最好的标杆,他们用自己的一生来诠释内心的舞蹈,而这般崇高的精神将会在年轻一代中一直流传下去,时刻鞭策我们努力前行。

                                夏依含(2018级)

 

60岁的《舞蹈》以文字的力量见证了中国舞蹈的发展与变迁,聚焦热点议题,尊重思想差异,着眼创作梳理,探讨现状问题,始终影响着每一位舞蹈研究者。历史转瞬即逝,《舞蹈》恒久流传。60年间,1800余个重大事件、1800余位舞坛人物、8000余位作者、3300多个舞蹈作品、1100多个院团机构、326部著作在《舞蹈》杂志上青史留名。60年来,舞蹈人将自己的理论思想与学术研究挥洒纸上,汇聚着中国舞蹈的过往历史,思索着中国舞蹈的发展方向。前人已结实累累,后人更当勤勉从事。

王梦琪(2018级)

 

观看《舞蹈》杂志创刊六十周年展览,感触颇深。时光荏苒,六十年的岁月悄然流逝,《舞蹈》像一位仪态万方的女子,向我们讲述着六十年来岁月在她身上刻下的点滴。我们的《舞蹈》承载了太多磨难,同时也见证了一个个伟大时刻,舞蹈家们用自己的理想,信念和坚韧在这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不朽的奇迹。“坐标”、“传承”、“流经”、“变迁”、“感念”...... 她平静的记录着曾经的光辉,也同样平静的遭受着历史变革带给她的破碎与摧残。她是几辈艺术家、舞蹈家、教育家的心血和结晶,同时也是我等后辈们心驰神往的目的地。“流年五十前,朝朝倚少年。”六十年后的今天,《舞蹈》杂志仍如少年般朝气蓬勃,永往向前。

 郑晓云(2018级)

 

《舞蹈》杂志紧随着北京舞蹈学校成立的步伐而创刊,在这60年的光阴里,记录着,见证着中国舞蹈的蓬勃发展,我们从这一字一句,一图一文之间感受并经历前人眼中的舞蹈中国。作为文艺工作者,有幸能随着《舞蹈》杂志的脚步,重回历史,仿佛再度见证那些光辉岁月,心中感慨万千,觉着这传承的力量是那么的强大,众多舞坛大家在此汇聚,探讨问题,思谋发展,一代又一代,生生不息,舞蹈事业才能如此蓬勃。

朱星(2018级)

 

观《舞蹈》杂志60年展览,倍受鼓舞,但同时又留下深刻的反思。我们在一个个板块之中看到并非只是舞蹈评论人的功绩,或舞蹈家门亲力亲为的实践与探索。我看到的是所有舞蹈专业工作者共同努力去建设中国的舞蹈事业这一座万里长城,相比那个年代的舞蹈人,我作为新一代的舞蹈人深感不足与遗憾。相比前人的志气与责任,我们显得太过冷静与无情。我们看到白淑湘老师在立起芭蕾足尖时内心的信念是祖国舞蹈事业的开拓与国际形象的树立;我们看到舞评人在记录一件件伟大的事件时心系祖国的文艺方针与舞蹈界的建设创新。我们少了这样的责任感与仪式感;少了这样的雄心壮志与文化担当;少了这样的远见与抱负。今天的我们面对舞蹈,显得更为客观冷静。在王伟老师与我们新一级研究生对话时,提到了研究生教育的“无用”,今天我们是否可以抛开那些复杂的功利追求,用自己对舞蹈的激情以及不断积淀的专业能力,来去潜心研究小而精到“无用”的领域,来贡献于“有用”的舞蹈事业,“心系祖国、心系人民”这一腔热血不能在现代化和物质化的社会中被我们忘记,在北京舞蹈学院的研究生部,我们不是无名小卒,而是要勇于担起文化继承与创新这份担子的新文艺工作者。

曾雪琦(2018级)

 

在中国文艺家之家展览馆中,我看见《舞蹈》杂志六十年以来的发展记载,也看到戴爱莲、吴晓邦、黎锦晖等名家的作品留念以及他们的手稿原件。我感受到各位前辈们对待艺术的热爱和责任,尤其是戴先生对边疆音乐舞蹈大会的各个节目作出的记载,文字间笔韵生动,令人过目不忘。各位老艺术家前辈们对艺术的触类旁通,源自于他们对生活的热爱,也源自于他们心中对艺术的信仰。60年过去了,《舞蹈》杂志的文字镂于金石;流年似水,此去经年,那些记忆的长河,凝固为《舞蹈》永恒的页面。

还记得见到阿克老师时他说过的一句话,“写东西特别不容易,尤其是舞蹈”,对于舞蹈这门更多要靠意会,而不是言传的艺术学科,更多形而上的、感觉层面的东西用文字来表述出来实属不易,前辈们对于艺术的严谨和自律让我们为之敬佩,也指引着我们的舞蹈路,是他们融铸了一部活生生的、包容着古往今来融贯中西的舞蹈史。

钱雨阳(2018级)  

 

在《舞蹈》杂志成立六十年之际,有幸来到中国舞协观看《舞蹈》杂志一路走来的漫长历程。《舞蹈》杂志一路走来,见证了中国近代舞蹈发展的点点滴滴。它陪同舞蹈一路成长。用文字呈现关于舞蹈的文字,激扬间岁月留痕。从舞中来,往舞中去。《舞蹈》一路驰骋留下了岁月的痕迹,而这痕迹亦是一种见证。两百余卷文与舞交相呼应,互道静好,墨香依旧。《舞蹈》杂志则不仅仅只是文字的记载,它更是文化的传承,它厚重、它沉着、它闪耀着也灿烂着。它如同这熠熠生辉的星光,照耀着舞蹈的来路,也照耀着舞蹈未来的宏图。

何路漫(2018级)

 

“传承”“书写”“面孔”“瞬间”“记忆”,我深深地被《舞蹈》杂志创刊60年来的深厚底蕴所震撼,更为新中国成立以来舞蹈事业曲折光辉、蓬勃向上的发展历程感到无比自豪。60年间,一本本纸面层叠的《舞蹈》杂志象征着中国舞蹈代代信史;一篇篇手稿承载着代代研究者的学识与智慧;一个个撰写者用文字辛勤书写舞蹈的情怀与诗意。《舞蹈》横贯古今,纵贯中西,其中有思维的碰撞,学术的讨论,更多的是艺术的交融与人文情怀的写照;《舞蹈》兼收并蓄,尊重个性与差异,承载着中国舞人的殷切厚望,连结着舞蹈艺术与普罗大众间无法分割的纽带。

有幸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刻成为8000位作者的一员,看着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书写”长卷中,激动与自豪油然而生。于我而言,这不是“一劳永逸”的荣耀,我深知作为舞蹈事业的后辈,我需要学习、探索的还有很多;这是新的起点,更是我们是否能坚守初心,是否能永葆对舞蹈热忱的试金石。未来的学习,要继续俯首躬行,站在舞蹈的最前端与世界对话,谱写新的历史。

杨普超(2018级)

 

在十月十一日的特色党日学习中,我们去到了中国《舞蹈》杂志创办六十周年的展览。六十年,《舞蹈》杂志记录了新中国舞蹈界从无到有,从式微到繁盛的每一点点进步。通过前辈舞蹈家们的笔耕不辍,描绘了一幅中国近现代舞蹈发展的宏伟画卷。“坐标”、“传承”、“流经”、“书写”等十余个专栏记载了《舞蹈》发展的流变,我们感受到想要做好一件事,需要几代人的不懈努力。我们正处于中国发展的新时代,发展新时代舞蹈艺术的重任落在了我们的肩头。《舞蹈》杂志的成功给予了我们无尽的精神养分,要将前辈们的奋斗精神继承下来,再创新时代舞蹈的辉煌。

刘旭辉(2018级)

 

时光流散,风雨兼程,字字句句,历史描绘在卷卷纸张上,当走进“六秩春秋甲子风华——《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展览,你是否看到漂浮在空中的历史!你是否有听到每位文章发表人字字珠玑的言论!透过她的“视线”了解到舞蹈艺术自新中国以来的点滴,无言地述说了60年栉风沐雨,60年征途漫漫,展览主要以文字记录为主,归纳总结历年中杂志具有代表性,典型性的话题、栏目。她记载着舞蹈艺术的风起云涌,阅读每一篇章,仿佛与一位老人在促膝长谈,能够感受到她的激浊扬清,亦能触碰到她的绵长醇厚,她似一股源源热源,温润舞蹈人的灵魂。

张沁悦(2018级)

 

有幸参加《舞蹈》杂志六十周年的展览,新中国舞蹈走过的历程仿佛一卷长长的胶片在我眼前徐徐展开,让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对过去六十年间重要学术问题讨论的分类总结,看着前人在一次次的实践中摸爬滚打,不辞辛劳,一次次激烈的讨论,才有了如今舞蹈界这般繁荣的景象。想到我们作为舞蹈工作者,仿佛已经置身于这个高速发展又追求功利的社会浪潮中无法抽身,何时才能像前人们一样,静坐下来,怀揣一颗匠人之心,将自己细细打磨,前人给我们留下的不仅是硕果累累的舞蹈果实,更多的则是无法替代的精神养分,作为新一代的文艺工作者,坚守自己,不忘初心,才能诸事竟成。

谭雪纯(2018级)

 

怀着一份特殊的期待有幸参观了《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的展览,它将中国舞蹈的发展史那样鲜活地展现在我们眼前。回望《舞蹈》杂志走过的60年,它重现了中国舞蹈发展历程的点滴瞬间,一位又一位老一辈艺术家为中国舞蹈艺术以及舞蹈教育的事业做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她们对于舞蹈艺术的精深,对于舞蹈事业的执着,让我不禁反思,如何进行三年的研究生生活?如何对于这份事业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我将带着这份对舞蹈的痴与爱,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往前走一步再一步,与“您们”一同书写出中国舞蹈的华彩篇章。

康怡(2018级)

 

春晖甲子,须臾一瞬。作为甲子年来到舞院的我,再一次见证了《舞蹈》杂志的六十年。六十年很长,长到历经60多位编辑,8000余位作者,刊登15000余篇文章,记录3300多个舞蹈作品;六十年又很短,短到眨眼间,风起云涌,《舞蹈》已以崭新的姿态记录舞蹈新气象。站在展厅,仿佛置身于时代的齿轮,回望前辈人辛勤耕耘,无数份手稿,无数张相片,无数人的名字,都记录着《舞蹈》杂志的变迁,也无声的呈现出一部中国舞蹈的发展史。探讨当下舞蹈现状,着眼长远前景发展,引领时代思想,批判问题缺陷……《舞蹈》始终以冷静、睿智、欣赏的目光,鞭策着一代又一代的舞蹈人。肢体的语言需要用文字的力量来记录流传,实践的长度也需以理论的深厚来历久弥香,作为一名研究生,更应以史为冠,秉承《舞蹈》精神,着眼时代发展,以更加谦虚,谨慎的态度,为下一个六十年而勤勉不懈,拼搏付出。

 王愈(2018级)

 

十月十一日,我在北京舞蹈学院研究生党支部的带领下,前往中国文艺家之家展览馆参观了“六秩春秋 甲子风华——《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的展览。作为一名党员,在看到老一辈艺术家的以身作则、孜孜不倦的努力之时,我深感震撼,任凭历史的洪流如何汹涌,他们那种踏实沉着、永进无止的劲头总是能够掀起起一阵又一阵历史的赞歌;作为一名舞蹈理论专业的学生,看到老师们对学术的追求、对舞蹈事业的纯粹,我又深感惭愧,相比起前辈们的努力,现在的我们似乎太过着急、缺乏信念。如今,我作为一名新生刚刚加入研究生这个大家庭,应该以新的态度和面貌面对自己的学习生活。

于港(2018级)

 

这一路,承载着舞蹈生命的印记,承载着多少舞蹈人的梦想,舞蹈人的一生。翻开《舞蹈》这一幅幅历史的画册,阅读这一卷卷历史的长河,我们不禁感叹舞蹈这门艺术的伟大,我们身为舞蹈人的自豪,它像一部电影,记录着《舞蹈》从孩童般呱呱坠地开始,历经近半个世纪的成长与蜕变,一直继续秉承着它伟大的使命。它又像一位慈爱而又严厉的父亲,讲中国舞蹈深厚的历史传统和强烈的人文精神深深的刻印在我们心中。而作为新一代的青年,我们有幸能在《舞蹈》中获知,在舞蹈中成长,也希望我们能继续延续着中华文化的斑斓之光,再创辉煌!

柴源(2018级)

 

舞蹈,以身体言语;《舞蹈》,以文字书写!

60年的光辉岁月里,《舞蹈》记载了舞蹈,更见证了新中国舞蹈事业的蓬勃发展。一桢桢舞蹈画面、一张张舞蹈面孔皆留存于纸间,书写着舞蹈人的芳华岁月。

纵观《舞蹈》历史,舞台上流动的画面被记录在这里,舞蹈思想的争鸣在这里展开。它就像第二舞台,不停歇的上演着精彩的“演出”,向大众展示舞蹈的魅力,为舞蹈人提供相互交流的精神家园;它就像万花筒,所有的舞人、舞事、在这里聚集。

《舞蹈》的甲子之年精彩如是,中国舞蹈的绚烂明天亦会精彩如是!

钱伽宇(2018级)

 

 

 

 

10月11日,在中国文联文艺家之家展览馆参观了由中国舞协主办,中国文联舞蹈艺术中心、《舞蹈》杂志社承办的“六秩春秋·甲子风华——《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纪念展览”。展览的“开篇”由艺术家们的题字导入,接下来了解《舞蹈》杂志历史的“传承”,感受舞蹈杂志由画到照片到历史“变迁”,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舞蹈人的“面孔”,不光光见证了《舞蹈》杂志的变化,也见证了舞蹈事业的蓬勃发展。一张张手稿,传递着舞蹈工作者对工作的执着与认真,一张张照片,传递着舞蹈的温度,一封封读者来信,也能看出《舞蹈》杂志已经成为大众与舞蹈之间沟通的枢纽。《舞蹈》作为中国舞蹈人重要的理论阵地与思想交流平台。就要依旧“以文字纪录舞史、捍卫舞蹈理论阵地”,以此来推动舞蹈事业的发展。

                            张璇(2017级)

 

仿佛穿越时空,走进了历史。当《舞蹈》的往事历历在目,被深深的感染着。历史的篇章是每一代舞蹈人联手织起,那丝丝缕缕无不影响着我们的现在。读史可以使人明智,鉴以往可以知未来。每一个时代的觉者都闪烁着智慧光芒。守望传统亦凝思当下,勇敢接过各位前辈给予的接力棒,继续谱写舞蹈的精彩华章!                                  

宁鑫(2017级)

 

通过此次参观学习,见证了《舞蹈》杂志在党的领导下从无到有,理论实践相结合的发展成长历程。深刻感受到自身专业与理论素养的学习,也应相互结合共同进步。明确了自身使命,愿为舞蹈事业奉献出自己的绵薄之力。

吴迪(2017级)

 

一面面回忆的展墙,向我们诉说了有关《舞蹈》的故事,一本小小册子的背后,有无数的工作者为之付出共同经历60年的风风雨雨。现在我们看到的历史,正是老一辈艺术家们的青春,他们用自己的青春岁月为我们讲述他们的艺术人生。一张张手稿,一幅幅照片让我们看到了舞蹈事业的蓬勃发展,舞蹈人才层出不穷,希望自己也能为舞蹈事业献出一份力量,并为自己是一名舞蹈艺术工作者而骄傲。                             

田静思佳(2017级)

 

1958年1月,由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办的《舞蹈》杂志应运而生,作为中国舞蹈界第一个定期的公开刊物,作为指导艺术的综合性杂志,我们透过了一幅幅照片看到了它六十年的历程。杂志的实体,是一群默默无闻的文字工作者堆无声的汗水,是多少个日夜的钻研和思考,成就出洋洋洒洒的文章。同为舞蹈工作者我油然而生的体会其辉煌成就,作为未来舞蹈研究者,我感同身受其中的辛酸不易。

                            章梦雅(2017级)

 

《舞蹈》杂志从1958年至2018年经过60年风雨洗礼,一幅幅熟悉的面孔、一张张珍贵的手稿和手绘、一篇篇精彩的文章都囊括着60年来的执着奋斗、见证着60年来的茁壮成长、沉淀着60年来的辛勤付出。每一份成绩,凝聚着老一辈艺术家们的睿智、心血和汗水。每一段历程,离不开每一位编辑人员的呵护、期望和培植。作为后辈的我们更应该继承前辈们刻苦钻研、勇于奉献的精神,为舞蹈事业的蓬勃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顾迎童(2017级)

 

《舞蹈》杂志创刊六十周年在纪念展览之际,让我们看到了舞蹈发展的历程与变迁,在这漫长的岁月里,《舞蹈》杂志一直坚守初心、温润心灵、书写历史,向我们展示了一幅幅、一篇篇关于舞蹈的文章与人物,让我们见证前人走过的路,使我们以自己所热爱的专业为之骄傲。

                                吴艺璇(2017级)

 

《舞蹈》的60年不只是一本杂志的个体化生存记录,恰恰相反,她反映了一个时代的变迁,她是中国当代历史大背景下的不屈探索,她遭遇的每个挑战都有时代的印记,获得的每一个成就都有时代的进步相伴。

                                     王文彤(2017级)

 

60年过去了,《舞蹈》杂志经历了春秋变、风雨洗礼,饱含着拼搏奋斗的执着;60年茁壮成长,沉淀着辛勤付出的收获。每一段历程,离不开编创人员的呵护、期望和培植;每一份成绩,凝聚着所有人的睿智、心血和汗水。它始终以清新的风格、高雅的格调、专业的水准贴近时代、聚焦舞坛。

                                 臧彦杰 (2017级)

 

观赏了《舞蹈》杂志60年作品,看着墙上挂着那些艺术家的面孔、那些杂志期刊的变革,这不仅是个观赏的过程,更多的可以看到舞蹈人的精神,不断的探索、前进。每一期刊物背后有着无数人的心血,愿接下来的60年,风风雨雨,砥砺前行。

  王诗宇(2017级)

 

《舞蹈》杂志60年来秉持“以文字纪录舞史、捍卫舞蹈理论阵地”的信念,见证和助力着新中国舞蹈艺术的发展。作为中国出版历史最久、发行总量最大、影响力最广的行业期刊,《舞蹈》已成为中国舞蹈人重要的理论阵地和思想交流平台,纸页间留住了一代代中国舞蹈人的芳华。

 郑雨霏  (2017级 )

 

一本本《舞蹈》杂志,一页页纸面叠层,记录了1800多位舞蹈人物,3300多个作品,近万余张舞蹈图像,报道了近百个舞蹈团体的经历,讨论了十数次重大课题,它不仅仅是一次记录的见证,而是舞蹈的成长以及舞蹈人对历史的敬畏。

                                纪靓(2017级)

 

回望历史 鼓舞当下 传承舞之道 酝酿在心中。历史其实也是由一个一个的当下组成,当看到每一期的舞蹈期刊封面组成的大墙,从1958-2018年,不免感叹中国舞蹈近60年的发展的脚步竟一步步走了这么远,每一次封面风格的演变,都标志着中国当下、那时的舞蹈新风向,一张张面孔的转换,也记录着中国舞蹈近60年的变迁,舞蹈不仅存在于舞台上,更存在于人的内心之中,存在于价值判断之中。这也是《舞蹈》杂志的初心和责任。

                                      王钰安(2017级)

 

“舞蹈转瞬即逝,文字镂于金石。”《舞蹈》杂志六十年的历程正是印证了这句话。几千个工作者日日夜夜的辛苦付出,他们坚守着初心、温润了心灵,更是书写着历史,将舞蹈的一瞬之美,记录于永恒。《舞蹈》见证着前辈们的“一路走来”,作为后辈的我们,也将带着这份使命感,砥砺前行!

周安琪(2017级)

 

参观《舞蹈》杂志创刊六十周年在纪念展览,让我们看到了新中国舞蹈的发展历程,让我们近距离的,最真实的感受历史。感谢有这样的一次机会,让我们可以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看到舞蹈的发展历程,每一期的期刊,每一封书信,每一份手稿,都让后辈感受到先辈们在舞蹈之路上为后辈披荆斩棘的艰辛与决心,吾辈应当继承先辈之志愿,奋发图强。

李建勋(2017级 )

 

感慨《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以来,风雨兼程,青春如歌。年华流转,不变的是学者心;岁月如流,永恒的是师者魂。用生命启迪智慧,用爱心滋养希望。60年,创造金色辉煌;60年,谱写绚丽华章!60年风雨,60年成长;60年的辛勤努力,必将化作一路芬芳!

王宇(2017级)

 

参观《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感想。   60年风雨洗礼,饱含着拼搏奋斗的执着;60年茁壮成长,沉淀着辛勤付出的收获。每一段历程,离不开编创人员的呵护、期望和培植;每一份成绩,凝聚着所有人的睿智、心血和汗水。它始终以清新的风格、高雅的格调、专业的水准贴近时代、聚焦舞坛,在60周年华诞之际,更荣获“中国最美期刊”称号,可谓实至名归。  

罗鑫垚(2017级)

 

感叹《舞蹈》杂志已走过60年,回望曾经,这本杂志顶住了时代的瞬息变化,新中国的舞蹈事业因此留下印迹,我们发现,纸质的页面上,舞蹈不再稍纵即逝,历史可以清晰的捕获。作为后辈的我们,更应该不断努力探索,走过前人的路,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陈轲(2017级)

 

在不知不觉中,《舞蹈》杂志已经走过了六十载,在此次展览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代又一代的舞蹈人用青春与汗水所打造的学术的海洋,我们看到的是《舞蹈》杂志在中国日新月异的时代变化中紧扣时代发展脉搏,所具有的生机与活力,这背后是矜矜业业舞蹈人不懈的创新。我们为《舞蹈》杂志而感到自豪!

李艺璇(2017级)

 

 

 

10月11日,我们参加了由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办,中国文联舞蹈艺术中心、《舞蹈》杂志社承办的“六秩春秋 甲子风华——《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展览活动。本次展览根据不同主题分为了面孔、坐标等不同板块,力求将8000余位作者的15000余篇文章和数万张摄影作品以精华面貌呈现。这些板块不仅将《舞蹈》在这六十年来刊载的文章按照不同内容进行了详细划分,还通过对可见可感的照片、内页进行展示,让我们直接感受到这六十年积累起的厚重与温度。由中国文联主管、中国舞协主办的《舞蹈》杂志创刊于1958年,截至今年9月已出版441期,60年间历经停刊、复刊、数次改版,秉持“以文字纪录舞史、捍卫舞蹈理论阵地”的信念,见证和助力着新中国舞蹈艺术的发展。《舞蹈》杂志的出现源于一个崭新艺术门类的确立和生长对于舞蹈理论、评论建设的迫切渴望,既要回顾历史,更要风物长宜放眼量,心无旁骛再出发。杂志贵在有格,正如冯双白老师所说,“《舞蹈》杂志永远地成为每一位舞人的心底至爱”。

刁琳(2016级)

 

2018年10月11日,我校党支部组织党员们到中国文艺家之家展览馆,观看了《舞蹈》杂志社承办的“六秩春秋甲子风华——《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展览。

我们作为舞蹈类高校的学生,首先要对本专业的相关内容进行关注以及探究。冯双白主编说道:《舞蹈》杂志的出现源于一个崭新艺术门类的确立和生长对于舞蹈理论、评论建设的迫切渴望,既要回顾历史,更要风物长宜放眼量,心无旁骛再出发。

1951年从一本薄薄的内部通讯册始,到1958年1月,中国第一部舞蹈艺术专刊才正式宣告诞生,从此无数的舞者,无数的作品,无数的机构、无数的评论人和理论者从萌芽到生长,从自证到自信,汇聚成气势恢宏的发展洪流……60年间,1800余个重大事件、1800余位舞坛人物、8000余位作者、3300多个舞蹈作品、1100多个院团机构、326部著作在《舞蹈》杂志上青史留名,他(她)们的名字亦记录于本次展览之中,丹青永驻。《舞蹈》的60年不只是一本杂志的个体化生存记录,恰恰相反,她反映了一个时代的变迁,她是中国当代历史大背景下的不屈探索,她遭遇的每个挑战都有时代的印记,获得的每一个成就都有时代的进步相伴。

这次的参观让我感到中国近现代舞蹈一步一个脚印的发展历程,舞蹈杂志记载的不仅仅是一个个鲜明的舞蹈界人物、一部部生动具感染力的作品。舞蹈表演、编导、理论逐渐的发展壮大。直至今日,我们仍能体会到先人们对舞蹈的炽热之情,不断感染着我们激励着我们要坚持舞蹈事业并一直奋斗。

冯璐(2016级)

 

2018年10月11日上午,我很荣幸能够作为一名研究生党员跟随党支部参观学习了《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纪念展览。展览设《舞蹈》杂志封面展示区、实物展示区、“开篇”“传承”“变迁”“感念”“面孔”“坐标”“流经”“瞬间”“视野”“档案”“同舟”“汗青”“记忆”“书写”“痕迹”等17个板块,一步一展呈现上六秩春秋8000余位作者,15000余篇文章,1800多位舞蹈人物,3300多个舞蹈作品,1100多个院团机构,近数万张摄影作品的精华风貌。1958——2018,《舞蹈》六十年甲子风华,一字一符,一页一章,完整记录着中国舞蹈历史发展的足迹,这是一项伟大的事业。作为一名舞蹈学院研究生党员,《舞蹈》杂志之于我们是多么宝贵的财富,伴随着我们每一位舞蹈专业学生整个舞蹈生涯的学习,所要探讨专业的问题,发展、历史与规律,都能从中发现。展览中一张张手稿,一幅幅照片无不透露出先辈们踏实严谨、持之以恒的治学态度、无私奉献的品质精神,我们应向先辈们学习,自觉承担起传承这项事业的责任,通过我们的文字继续深入研究、书写舞蹈历史、舞蹈理论,继续有态度的承接铸就我们舞蹈人的匠心精神。

黎静媛(2016级)

 

今日,有幸在研究生部组织下作为研究生党员参与《舞蹈》60华诞展,感受深厚。1958-2018,《舞蹈》六十年甲子风华,他记录了中国舞蹈走过的历史足迹,建造了一代又一代舞蹈人的精神世界。它采用了8000余人次的作者笔耕,刊登了15000余篇文章,记录了1800多位舞蹈人物,3300多个舞蹈作品,1100多个院团机构,近万余章舞蹈图像。《舞蹈》的存在是舞蹈文化历史之“幸”,相较于1840年的古代,“断了”的传统造成舞蹈传承只剩形单影只,作为党员,更要承担起继承与发展完整的舞蹈史料的责任,让往日遗憾不再重现;《舞蹈》的存在是舞蹈精神之“心”,见证了一辈又一辈舞蹈人的我会付出,作为一名从事舞蹈工作的党员,自觉保有一颗赤诚恒心,常有工匠精神,是我们自身的使命:无私奉献;《舞蹈》的存在,是舞蹈行业之“省”,走过的道路有成功也有荆棘,成功之时《舞蹈》记之,荆棘之刻《舞蹈》省之,帮助其舞蹈事业更好的回避过去走过的弯路,记录了舞蹈曾经有过的不足则是更好的迈向未来,作为党员,我们应该有自省精神,保持时刻自我批评,时常总结过去的经验以更好的进步。感《舞蹈》“甲子风华,历历在目,匠心不灭,精神永存。”

甘少庄(2016级)

 

2018年10月11日,北京舞蹈学院研究生部组织我们参观了展览:“六秩春秋,甲子风华——《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这一天,微风和煦,万里无云,我们踏进展览馆时扑面而来的是的气息。跟随着讲解人员驻足观看《舞蹈》杂志一路走过的脚印,细细品味历史留给我们的影像和文字。我深切的感受到了党的领导对于文化与艺术的繁荣发展是多么重要。我们党是坚定的党,因此才有文化艺术发展的方向;我们的党是热血的党,因此才有了文化艺术茁壮成长的动力;我们的党更是以人为本的党,因此才有了《舞蹈》这样贴近群众艺术生活的杂志。通过这一次看展览,我似乎更像看到了一个新生儿一点点成长到中年的过程,《舞蹈》从创刊到现在的60年间,走过的每一步,就是墙上的每一张照片,是纸卷上的每一个名字,从蹒跚学步到现在的走跑跳,凝聚着一代又一代人的心血。

李贝(2016级)

2018年10月11日,在学院党委的要求及研究生部的带领安排下,我们参观了《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纪念展览。《舞蹈》的60 年不只是一本杂志的个体化生存记录,恰恰相反,她反映了一个时代的变迁,她是中国当代历史大背景下的不屈探索,她遭遇的每一个挑战都有时代的印记,获得的每一个成就都有时代的进步相伴。

《舞蹈》从1958年1月开始正式出发,中国第一部舞蹈艺术专刊《舞蹈》诞生,致力于提供人们崭新的舞蹈理念和舞蹈资讯,从此无数舞者,无数作品,无数评论人和理论者从萌芽到生长,从自证到自信,都在演绎着各自的故事,实践着各自的梦想,进而汇聚成了气势恢宏的发展洪流。20世纪90年代,《舞蹈》进入活跃期,以敏锐的姿态反馈新时代、新观念、新潮流,以鲜明的个性评论新舞作、新舞人、新活动。面对新媒体,舞蹈做出了自己的应对也最终完成了近半个世纪的成长和蜕变,继续秉承着做舞蹈观察者,记录者的使命,积极回应时代重大命题,在众多的新事物中屈寻找舞蹈的本质,探讨什么才是我们值得拥有的舞蹈艺术,也终成为一本非学术出版体例但破例收入北大核心期刊的刊物,成为目前中国出版历史最久,发行量最大,影响力最广的行业期刊。

 60年过去了,现在,《舞蹈》杂志证明,舞蹈转瞬即逝,文字历久弥新。流年似水,此去经年,那些记忆长河,凝固为《舞蹈》永恒的页面,折射出时代的虚妄和舞动的悲欢,铁笔无情,荣辱自在,从而铸成了一部活生生的、包容着古往今来融贯中西的当代舞蹈史。

李素冰(2016级)

每一步回首都延续着对历史印迹的见证,每一份书写都秉持着对解决现状问题的迫切之心,每一个选题都凝聚着对最前沿学术学问的及时追问。从而让我们直到今天所看到的,都不仅是作为一路“跟随者”的杂志,对整个新中国舞蹈发展历程、创作演进轨迹的细致梳理与各类焦点问题的始终关注,更重要的是其中始终贯穿着的一种精神性延续与不懈坚守。尤其是对于理论研究而言,如何从对某一重要事件的详实记录与现象的细致剖析中,发现并提炼出其中潜藏着的、最具探讨和研究价值的学理性问题;如何敏锐感知和准确把握寓于当下最新审美趋向下的作品创作形式、创作者的表达诉求,及其作品中内在审美经验的构成;如何将舞蹈置放到一个更完整的社会文化语境与阐释框架内去进行分析,将对舞蹈的研究从单一对艺术形式与技术层面的分析模式中跳脱出来,扩展到更为广阔、深层的认知领域中去;如何始终保持共享的学术姿态与前瞻性的学术视角,及时发现交叉学科与我们舞蹈研究所能够相结合的生长点......思想都还在始终不断翻涌并向前涌动着,也是这60多年以来从未停止过的追问和探索。

刘明明(2016级)

 

《舞蹈》杂志创建于1958年1月,于今年2018年举行60周年庆典活动。作为全国第一本舞蹈专业类刊物,是目前出版历史最大,发行总量最大,影响力最广的一本舞蹈行业期刊。《舞蹈》忠实地记录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年来舞蹈事业蓬勃发展地历程,是广大舞蹈工作者和爱好者地良师益友。

杂志60年的展会展出了新中国舞蹈事业的拓荒者、奠基人及老一辈著名舞蹈理论家、教育家、编导家、表演艺术家在办刊、创刊中的典型事迹。从中可以看出舞蹈界从未知的道路中逐渐结果开花,形成了社会主义舞蹈艺术理论的建设力量。在一个甲子征程中,杂志见证了整个中国的当代舞蹈史,也验证了历史的推动成就了舞蹈艺术的发展,如今立足于当下的艺术市场和艺术潮流中再回首杂志的创建发展,可以感到许多鲜明的纵深历史性对比。

于今日之书观往日之事,使得我对于历史沿革下的传统事件更加感兴趣,而此次学习的过程也更加使我立足于当代视野的观潮中,清楚自己的立身之点,立足之地。在舞蹈学员攻读本科学位和硕士学位的过程中,从学生到研究员的转换中,我在前辈们的研究基础上,对自我有了更清晰的见地和感悟。此次观展学习的过程中,白纸黑字清晰的为我们展示了如雷贯耳,抑或是初出茅庐的舞蹈实践者、参与者、研究者、开拓者们在杂志期刊上进行交流与沟通,这也是属于舞蹈人弥足珍贵地宝贵记忆。不同时代地不同人物演绎着不同的舞蹈故事,而这些故事的本身都有着同样的魅力,闪耀着舞蹈艺术的光辉。

刘仕琦(2016级)

 

2018年10月11日,北京舞蹈学院全体研究生党员参观了“六秩春秋 甲子风华——《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特别展。此次展览让我们全面的了解了《舞蹈》杂志的历史,并借以了解了新中国舞蹈创建的艰辛历程。

从1951年的一本内部通讯录,到1958年的第一部《舞蹈》杂志,再到今天它的六秩春秋,历任7位主编,60位编辑,8500多为作者,1800位舞坛人物,3300个舞蹈作品,930个院团及组织留下的印记……舞蹈杂志成为中国舞者心中一面不到的旗帜。

我为此感到敬畏,为此而感动。这是《舞蹈》的六十年,是新中国舞蹈的七十年,是我们每一位舞蹈人的深刻记忆。

文学(2016级)

 

2018年10月11日的上午,在北京舞蹈学院校党委的组织下,全体研究生党员有幸到中国文艺之家展览馆,参观了展览:“六秩春秋 甲子风华——《舞蹈》杂志创刊六十周年”。

作为舞蹈界杂志翘楚的《舞蹈》杂志,用心规划了此次展览。在老师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杂志封面展示区、实物展示区、“开篇”“传承”“变迁”“感念”“面孔”“坐标”“流经”“瞬间”“视野”“档案”“同舟”“汗青”“记忆”“书写”“痕迹”等等版块。每个板块中都梳理记录了六十年来《舞蹈》杂志变化的点滴,整个展览宛若是对一个孩子成长的见证,而这个“孩子”的成长历程,不仅是对于舞蹈圈中所发生的重大事迹、关注的焦点话题的纪实,也是对这个“孩子”成长过程中,身边环境变化,社会时代发展的记载。

展览中,有艺术家之间、杂志社与读者之间的书信往来;有吴晓邦、戴爱莲、黎锦晖等大家的手稿原件;有叶浅予、赵世英、吴曼英等书画家的速写作品,这些珍贵的信件与画稿不仅有着重大的历史意义,也彰显出《舞蹈》杂志作为舞蹈艺术传播交流之桥梁的重要价值与意义。

在《舞蹈》杂志六十周年活动筹办时,个人也有幸参与了相关的资料整理、校对工作,当看到自己所做的一小部分工作能够被展览于展厅之中时,心中也涌现出一种作为参与者的愉悦与幸福之感。

六十周年的历程,不仅是《舞蹈》杂志所走过的岁月,也是舞蹈人、舞蹈艺术的成长故事,穿梭于展厅之中,便仿佛置身于历史的演变之流。我想,尽管舞蹈之本是需要以转瞬即逝的舞姿舞态来实时呈现的,但舞蹈的历史流转,对舞蹈艺术的思考与交流,却是能够通过文字来进行永久记载的。在越来越注重艺术发展、艺术价值的当下社会,舞蹈艺术定会得到更为充足的发展,而《舞蹈》杂志,则能够继续担负起对舞蹈艺术的现在、未来进行传播、记录,为艺术家、大众搭建交流平台的使命,在众多舞蹈人的齐力下,这个“孩子”终会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有担当与作为。

邬雨含(2016级)

 

10月正是开学之际,11日上午在研究生部的组织下,前往中国文联舞蹈艺术中心观看《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展览。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六秩春秋,甲子风华,”8个大字熠熠生辉,无言地述说了60年的风雨兼程。本次展览分为《舞蹈》杂志封面展示区、实物展示区、“开篇”(前言及题词)、“传承”“变迁”“感念”“痕迹”“面孔”“坐标”“流经”“瞬间”“视野”“档案”“同舟”“汗青”“记忆”,同时,本次展览还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力求以更加生动的史述带领观者回到历史的现场,感受到了对于本次布置会场的艰辛,从1958年到2018年关于《舞蹈》杂志所有资料繁杂的整理工作。60年过去了,舞蹈转瞬即逝,但文字记录在历史的页面;在展览中可以看到当下研究的舞蹈热门议题,早在六七十年代就有初步的思考和认识。

《舞蹈》杂志记录了中国舞人的历史,前辈们以及当下的舞者们的面孔将成为中国舞蹈永远的记忆。

许瑞信(2016级)

 

2018年10月11日在研究生部组织下参观并学习了由中国舞协主办,中国文联舞蹈艺术中心、《舞蹈》杂志社承办的“六秩春秋·甲子风华——《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纪念展览”。最吸引我的是3300余个舞蹈作品集锦,60十年的春秋记录着舞蹈创作的变迁,同时作品也是《舞蹈》杂志最重要的观照对象之一,对不同时期的舞蹈作品,尤其是优秀舞蹈作品的记录、保存、分析、评论,构成了《舞蹈》杂志的主体框架。从展览中可以看出《舞蹈》杂志创刊60年来,迄今为止出版的439期杂志中,对于作品的关注层面愈加深入和多元,从早期对作品内容和创作细节的描述,到对作品外在形式和内在结构的评析,再到对作品美学意象和精神内核的探寻,杂志对舞蹈创作由外到内、由表及里的关注,也代表着舞蹈评论的不断衍进。杂志不仅以文字纪录舞史、捍卫舞蹈理论阵地,也见证并推动了新中国舞蹈艺术的发展,这次的学习观摩使我对从另一角度对舞蹈的发展有了更深层的了解。

张习(2016级)

 

2018年10月11日早上8点半我们经由研究生部的组织共同前往中国文艺家之家展览馆观看《舞蹈》杂志创刊60周年的展览。

《舞蹈》杂志在老一辈革命家的关怀下创办,深深地融进历史深处的记忆收藏之地,《舞蹈》在新一代领导人的关注下延续,密密地谱写舞蹈无尽的人与事,历史就是由这样的瞬间构成,历史更是由这样的瞬间所影响。我十分荣幸能够观赏到《舞蹈》杂志自创刊以来从1958年至2018年的发展历程,那些耳熟能详的优秀舞蹈家、为舞蹈事业矜矜业业付出的教师等,让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他们对舞蹈事业的热爱,没有他们的付出,也就没有现在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我从《舞蹈》杂志这本书中获取了很多关于舞蹈的信息,能让我更深入的了解中国舞蹈发展的历程。

在展览的墙板上,我看到了吴晓邦先生、黎锦晖先生等亲手撰写的手稿,以及其他老师、先生等在开关于舞蹈会议中的内容记录,从字字记录中就能够看出前辈们的辛勤付出,这对我们新一代的学子都有着很重要的引导作用。

通过这次的观看,我学习到了作为一名舞蹈学子,一定要秉承舞蹈前辈们的可嘉精神,认认真真、刻刻苦苦的为舞蹈事业奉献,脚踏实地的做好每一件事儿。对于我们而言,我们这次看到的可能只是舞蹈事业发展中的一点点存在,我们还是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在今后的学习中,我们就应该努力学好知识,参与更多的舞蹈活动,加深对舞蹈的了解。

吴倩(2016级)

 

(研究生部 文/ 袁明谦)